Menu

踏雪无痕/文

俗话说:“演戏的是疯子,看戏的是傻子。”细细想想还真是这个理儿。就拿看足球竞赛来说吧,不只自己要掏钱包,还要分出时刻和精力,特别是每逢夏日,酷日当头,几乎遭老鼻子罪了。可球迷哪管这些,球迷花钱挤时刻看球,就是图个乐,图个有一方发泄之地。

既然是球迷,就得摆出自己的姿势,就得与一般的爱好者不同,最少要有自己的特种配备和行头,呵呵,不能悠闲自得地呆在家里品茗静观,那叫不得要领;必定要亲临现场,摇旗呐喊。我的三件套是:喇叭、望远镜和卷烟(相片的卷烟和打火机是现在的,特别是打火机,估量准不让带了,这家伙砸着裁判但是要见血的)。目下十行还答应带矿泉水瓶来着,跟着看球管理制度的严峻,就只能省掉了这重要的环节,所以酷日当头,也只能扯着喉咙干嚎。等中场歇息时,有球场供给的开水或酸梅汤解渴,当然,得掏钞票,呵呵。

最难忘的竞赛是国力主场与大连实德3:4惜败那场。作为国力的忠诚簇拥,我亲眼目睹了这场张狂的进球扮演,也是国力历史上以弱敌强的经典战争。在我的回忆中,当年可以一场连灌大连实德三个球的也只要咱们陕西国力队,并且是队中的猛张飞“头狼”马科斯一人上演了“帽子戏法”。整场竞赛,国力都是追着大连队打,每逢大连先进一球,马科斯就还以色彩。要不是王鹏在伤停补时阶段打进取胜一球,国力将后发先至逼平大连。本场竞赛国力尽管输了,但打出了气势,打出了西北狼永不服输的精力,球迷也是热血沸腾,拍案叫绝。第二天的各大体育新闻媒体均将国力视为主角,好像失利的是大连实德。

最张狂一次看球,是国力与八一那场甲B升甲A之战。因为球迷骚乱,国力主场被逼暂时搬迁宝鸡。200来公里的旅程让一般的球迷望而生畏。我和几个朋友商定,必定不能错失这场历史性之战。所以在单位借了车,亲身驾驭自西安长驱宝鸡。一路上,狂飙突进,欢声笑语。许多不约而同的球迷也摇着国力的杏黄大旗,迎风招展。这场球两边打平即一起出线,所以平局是大快人心的局势。可就在我们认为全场以平局收场的时分,八一队黄勇的一脚似传似射的吊门,竟然打在国力门柱的横梁上,让全场球迷惊了一身盗汗。过后,有人就戏言:黄勇必定是受了暗仓的。呵呵。

我和国力的故事许多,先收集这几朵吧。晚上结尾,就算完毕。呵呵,总算快完成了一个愿望。有劳我们诲人不倦啦,谢谢。